留学生应不应该取一个英文名

2023-06-29 浏览次数 67

留学生应不应该取一个英文名

  据英伦网报道,现在是一个90后留学生遍布世界各地的时代。爱闯爱写的伦敦政经学院国际关系本科大一学生朱洁,飘洋过海到英国,成为这留学军团中的一员,向大家讲述逐渐展开的新生活。

留学生应不应该取一个英文名

  在 中国刚进初中时,英语老师要每个学生起个英文名。我坐在当时最常见的笨重电脑前,上网看着那以开头字母从A到Z排列的、一串串陌生的字母组合,看到C的时 候就已经头晕眼花,于是随便选了个短短的“Cathy”。后来才发现,Cathy不过是Catherine的昵称,也就是说它并不算是个正式的英文名。而 读了《呼啸山庄》后,我就更加想要找机会换一个英文名了。

  出国留学就是这样一个换名字的大好机会。留学生中 有很多没有沿用自己小学、初中使用的英文名。毕竟Tom、Ann这样的名字,如果与本名没有太大联系,只是小时候因为好读且不会拼错而起,长大了就容易觉 得它透着当年的幼稚无知。趁着来到一个全新的环境,赶紧换一个更炫、更酷的英文名。

  只是我高中留学去的是新 加坡。原本以为那个与西方十分接轨的国家里一定人人都有英文名,没想到并非如此。很多新加坡华族学生是只有中文名的,大多数场合写成拼音的形式。不少名字 还起得如诗如画,女生名里有得是“婷”、“茜”“佳”,男生名里则常见“翔”、“伟”、“杰”。偶尔甚至能见识到现今中国年轻人名中不常见的字眼,比如 “珩”、“琇”、“葆”,让人颇为惊叹。

  后来了解了新加坡社会,明白了老一代新加坡华人大多是从中国移民过 去,对当年的祖国保有一份浪漫主义情思。可以想象一些扎根于中华文化的新加坡老先生给家中小辈取名时,老学究般斟酌再三的样子。我在新加坡最好的当地朋友 的名字,居然是长辈千里迢迢深入中国腹地,在某个古老神秘的庙里求来的。从人名中窥得的社会历史文化,及其与中国文化的关联,让我叹为观止。

  当 然,也有不少新加坡人有英文名。毕竟经历过英国人长期的统治,一些相当西化的家庭,或是虔诚基督教徒,会给孩子起英文名。一些中式家庭里的孩子在长大过程 中,对西方文化着迷,或是长期接受西式教育,也会给自己起个英文名。不过即便是这些人也一定会保留着他们的华文名字,虽然他们可能只能拼出拼音,写不出华 文字来。

  所以在新加坡的几年里,我反倒一次也没有用过英文名。我很高兴大家对我的本名如此容易接受,也很高兴不会从名字上就显得与本地人千差万别。

  然而大学到了英国这个彻彻底底的英语国家、西方社会之后,起一个英文名似乎就是天经地义的.事情了,至少可以避免名字被读错的尴尬。斟酌再三后,我决定启用Juliet这个英文名。

  之 所以起这么个英文名,原因有三。一是它从读音上与我的中文名拼音相近,从字形上则与我姓、名倒置的中文名拼音相仿。二是虽然莎翁笔下的朱丽叶也是个悲剧人 物,她所象征的是浪漫和无私的爱,而非《呼啸山庄》里的凯瑟琳那疯狂与自私的爱。三是这个名字好记。根据心理学理论,人们更容易记住能够让人产生联想的名 字。Juliet这名字因为一部著名戏剧家喻户晓,而现实生活中却少有重名,因此既为人熟知又独特。

  事实证明这个名字的确好记。来到英国与人自我介绍时,基本上真是讲一次别人就不会忘记。只有一面之交的人,一个月之后再见还能喊出这个名字来。

  正 式开学后,每科的第一节课上,老师都会点个名,然后问大家有没有“preferredname”(希望别人称呼自己的名字),大家纷纷会给出昵称、英文名 等等,让老师把它们记在学生的本名旁边。我每次在老师初次点名时都会非常非常仔细地听着,点到我时,常常见到老师脸上浮现出对发音不确定的神情,眉毛一 挑,然后张大眼睛四处看看。这年头英国课堂里的亚裔学生多了,其中很多已是西方社会的第二代移民或是几国混血,说不定有着相当英伦的名字。老师看到貌似是 亚洲的名字时,很难根据脸孔对号入座。他们会尝试性地、略带含糊地说:“Jie?”我就会举起手来表示是我,然后说一句 “YoucancallmeJuliet.”(你可以叫我Juliet。)

  据英国英中网报道,调查发现,英国修改签证规定让人感觉英国不欢迎留学生。一项调查显示,英国签证制度的修改虽简化了一些规定,但却让很多留学生对英国产生负面印象。

  由英国国际学生事务委员会进行的调查询问了5,000名在英国大学和学院读书的海外留学生,发现19%的受访人认为,英国不欢迎具备资格的国际学生,有另外20%的人不确定。

  调查发现,有70%的留学生认为,海外申请签证程序快速且有效率,2009年调查的时候,这个比例只有59%。但是有超过一半的人表示,签证规定改变让他们遭遇到一些困难或疑惑。

  只有28%的人认为申请签证的费用合理,而20XX年调查的时候,认为签证费合理的人有33%。

  英国国际学生事务委员会主席保罗·韦伯利说,“接受我们意见调查的学生都具备有申请签证的资格,其中很多人就读于顶尖的英国大学和学院。”“我们要看到海外学生持续增长,让人知道英国在这方面仍然是开放的,因此我们必须确保签证制度没有问题。”“国际学生对英国教育产业和整体经济都有庞大的助益,因此了解他们的想法非常重要。”